新闻资讯
  • 品源动态
  • 成功案例
  • 业界资讯
  • 品源观点
  • 品源期刊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品源观点

童话大王“亮剑”,郑州皮皮鲁西餐厅命运如何?

  近段时间,新浪微博被童话大王郑渊洁刷了屏。事件源起于郑州一家名为皮皮鲁的西餐厅——郑渊洁称该西餐厅使用“皮皮鲁”作为名称未经其授权,西餐厅经营者注册第3302660号皮皮鲁商标的行为属于恶意抢注,将向官方提出商标无效宣告请求,以撤销该商标。2月23日,郑渊洁在微博发布消息称,其本人已经于当天上午到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递交了第3302660号皮皮鲁商标无效宣告申请书,并提供了数百页的光盘证据。

MetInfo enterprise content manager system | MetInfo CMS

  至此,皮皮鲁商标事件进入法律程序。那么,郑渊洁此次提出商标无效宣告请求,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可能涉及的法律条款及问题有哪些?下面笔者对此作简要分析。
  要想弄明白上述问题,首先有必要了解一下第3302660号皮皮鲁商标的详细信息及目前状态。根据中国商标网查询可知,第3302660号皮皮鲁商标的申请注册时间是2002年9月10日,核准注册时间是2004年3月14日,商标权利人是李飞鹏(河南郑州自然人)。商标在2013年进行过续展,有效期至2024年3月13日。
  此外,该商标在2014年曾经被提出过撤销连续三年不使用申请,2015年撤销连续三年不使用审结,同年该商标又被提出撤销注册商标复审。最新结果显示,2016年撤销复审审结,商评字(2016)第0000026882号文裁定撤销复审部分成立,提供野营场地设施被裁定撤销。因此,第3302660号皮皮鲁商标目前被核准使用的服务项目是第43类备办宴席、咖啡馆、自助餐厅、餐厅、饭店、餐馆、快餐馆、假日野营服务(住宿)、汽车旅馆。
  由于没有看到郑渊洁一方提出无效宣告请求的具体法律依据及证据情况,笔者根据郑渊洁在新浪微博上公开的消息推测,其所依据的法律条款可能包括《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四十五条、第十条、第十三条、第三十二条等。
  上述条款包含了无效宣告提出的程序条款和实体条款,其中第四十四条属于针对违反绝对事由提出的无效,对应的实体条款一般有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和第(八)项、第十一条等;第四十五条属于针对违反相对事由提出的无效,对应的实体条款一般有第十三条、第三十二条等。
  具体到本案,第3302660号皮皮鲁商标的核准注册时间是2004年3月14日,时至今日,该商标的注册早已超过5年。依据《商标法》第四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对已经注册的商标,具有违法情形的,自商标注册之日起5年内,可以请求宣告无效。换言之,如果商标注册已经超过5年,譬如本案皮皮鲁商标的注册已经有10多年时间了,就不得请求宣告无效。但同时,《商标法》第四十五条第一款又规定“对恶意注册的,驰名商标所有人不受五年的时间限制”。
  由此可知,在本案中,依据《商标法》第四十五条请求无效宣告,适用《商标法》第三十二条(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条件并不满足,所以无法适用该条款。那么,只能考虑适用《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有关驰名商标的条款,才能跨越5年时限的障碍。
  不过,适用《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虽然不受5年时限的限制,但是该条款的要求十分严格,须满足以下四个条件:第一,皮皮鲁在争议商标申请日即2002年9月10日前已经驰名且已经在中国注册成商标;第二,争议商标构成对他人驰名商标的复制、摹仿或者翻译;第三,争议商标所使用的商品/服务与他人驰名商标所使用的商品/服务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第四,争议商标的注册或者使用误导公众,致使前述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
  在以上四点中,笔者认为第一点尤为重要,是前提。如果郑渊洁能够证明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日之前皮皮鲁已经构成驰名商标,满足后面的三个条件就相对容易。虽然郑渊洁在1981年就开始创作皮皮鲁,但要满足第一点要求并非易事,需要提交大量的证据资料来进行证明,而由于年代久远,能否找到足够的证据去支撑还不好说。
  除了前述第四十五条及第十三条,笔者认为,本案中郑渊洁方面还可以考虑将《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和第(八)项作为申请无效宣告的依据。这些条款都是适用于商标注册违反绝对事由的情形,虽然对绝对事由提出的无效宣告没有5年时限的限制,但是其适用范围、条件更加严格,相比于对相对事由提出的无效宣告,绝对事由在实务操作中难度更大,易产生不良影响等认定在评审及司法程序中一般不会轻易突破。因此,在笔者看来,郑渊洁一方可谓任重道远。
  另外,从公开的信息可以看到,针对皮皮鲁商标事件,郑渊洁一直在列举他认为的因恶意抢注最后商标遭到撤销的例子来进行类比和呼吁,例如前段时间的乔丹商标案、张乐平先生笔下的人物三毛商标案等。那么,这些案件是否会对皮皮鲁商标案产生实质影响呢?笔者认为并不尽然。原因有二:其一,商标案件审查原则是个案审查,无论是评审程序还是司法程序,个案审查原则一直是一把尚方宝剑,不可轻易撼动。其二,表面看似相同或者类似的案件,实际上都有本质的不同,细节决定成败,法律层面上讲究的是证据,以及对法律条款的运用。因此,笔者认为郑渊洁列举这些类似案件并不能真正起到作用,可能只是在声势上利己而已。
  综上,笔者认为,虽然一方对第3302660号皮皮鲁商标提出了无效宣告,但根据审查时限,案件并不会很快就有结果。从双方胶着对抗的形势看,后面很有可能会走到诉讼程序,所以案件本身应该会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
  最后,笔者想说的是,商标抢注在商标业界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希望让“道德的归道德,法律的归法律”。对于本案的最终结果,让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北京市品源律师事务所  王金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