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品源动态
  • 成功案例
  • 业界资讯
  • 品源观点
  • 品源期刊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品源动态

《中国建材报》采访我所律师——专利权质押融资 助力新材料发展“升级版”

专利权的转让、许可等固然是实现专利资本化价值的方式,而将专利权作为无形资产用以进行公司设立出资、资产评估上市、银行质押贷款等新型资本运作形态,可以使专利权的资本价值更加有效释放。新材料企业应盘活存量专利,用好增量专利,以有限的资本要素带动资金利用范围的最大化。

为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经国务院批准,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13年7月20日起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取消金融机构贷款利率0.7倍的下限,由金融机构根据商业原则自主确定贷款利率水平。

在中小企业融资日益困难的当下,全面放开贷款利率管制有助于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更好发挥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作用。建材企业要完成转型升级,实现绿色发展,需要大量资金支撑,而传统融资渠道日益收缩,以无形资产实现资本运作的新型模式逐渐兴起,专利权质押贷款已经成为不少科技型企业的融资首选。

权利“资本化”的新选择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前不久,中小企业协会会长李子彬致信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反映当下中小企业面临的生存困境,尤其是紧绷的资金链让众多中小企业的经营难以为继。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甚至明确称,现在的危机程度反而远远超过了2011年。

江西省资产担保公司黄铜金主任很确定地告诉记者,新出台的金融政策暂时不会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因为信贷资金偏紧,企业贷款难,银行一般不会降低利率,特别是对中小企业贷款。

北京品源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曹司琪认为,对于此问题需要分情况来看。首先对于像国企、大型企业来说,融资成本的确会降低。第二,对于中小型企业来说,作用不明显。实际上,该项举措极有可能造成融资两极化,国企、大型企业融资容易且成本降低,中小型企业融资走向反而更加不明朗。

这就要求中小型科技企业在贷款时提供一定的担保,知识产权作为无形资产的担保价值便体现出来了。实务界将知识产权划分为知识产权的创造、应用、保护与管理,应用层面在很大程度上又体现在将知识产权这种无形资产进行资本化运营,即开展投资、融资活动,提升权利价值,盘活“闲置”权利。

在严峻的融资形势面前,知识产权作为无形资产的融资能力再次引起广泛关注,权利的资本化成为中小企业摆脱融资困境的新选择。

建材行业生产力促进中心新型建材部部长、高级工程师王新捷告诉记者,现在建材企业的专利实施率比较低,很多企业或个人申请专利的目的仅是为了评奖、评职称之用,目的性非常强,没有建立长效机制,不注重专利权应用能力的提升,尤其缺少将专利权进行资本化运作的市场意识,专利权诉讼极强的专业性更是让企业望而却步。

然而,在纯粹的技术方案获得法律保护,晋级为法律权利后,如何利用好法律赋予的权利就成为企业发展壮大的关键因素之一。

建材企业的投、融资过程是一个资产有机组合、分配的长线操作链条,实物、资金、无形资产等各种资本要素相互作用,在金融经济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同时,实体经济也以资本要素的内循环与外部相呼应。

专利权的转让、许可等固然是实现专利资本化价值的方式,而将专利权作为无形资产用以进行公司设立出资、资产评估上市、银行质押贷款等新型资本运作形态,可以使专利权的资本价值更加有效释放。

2006年底,浦东新区科委与上海银行合作,搭建科技型小企业融资平台,在上海市率先尝试知识产权质押融资,通过将知识产权质押给政策性担保机构,由银行向科技企业提供贷款。2010年6月,国家知识产权局批准浦东新区为“全国知识产权质押融资试点城区”,截至今年6月,浦东新区的知识产权质押融资贷款规模突破16亿元,累计服务科技企业450余家。

在科技型建材企业蓬勃发展的当下,传统建材企业的转型升级更应引起我们的重视。国家政策强调,按照“消化一批、转移一批、整合一批、淘汰一批”的要求,对产能过剩行业区分不同情况实施差别化政策。差别化政策中最为重要的一项就是金融政策,在金融机构创新金融服务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同时,建材企业也应积极行动起来,盘活存量专利,用好增量专利,以有限的资本要素带动资金利用范围的最大化。

专利质押不受金融机构青睐

近期出台的金融“国十条”要求,加强对科技型、创新型、创业型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担保法》、《物权法》也以高位阶的法律文本规定了可以转让的知识产权中财产权的质押权利。央行更是从今年7月20日起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然而,通过采访,记者了解到,金融机构对专利权质押贷款业务还存有顾虑。

黄铜金主任对记者表示,专利权质押因专利权评估不易、成本很高,变现也难,所以银行通常不会接受这项质押。

专利权评估涉及评估机构、评估对象、金融机构、行业标准等多方事项,不同评估机构对同一专利的认识、理解不同,不同评估机构可能会给出价值差异很大的评估,这就让金融机构很难建立起对专利权评估的信心。

专利权质押在本质上是一种债的担保,当债务人到期不能偿还债务时,债权人就要面对如何实现债权的问题。因为缺少专业的知识产权交易平台,银行很难通过拍卖、变卖或折价的方式实现对质权的变现。

王新捷将银行不愿意开展专利权质押融资业务的原因总结为:金融机构与评资机构的专利权资产评估标准脱节;缺少无形资产交易平台,金融机构很难实现无形资产的变现;金融机构缺少专业技术能力评判专利权的资产价值;专利具有时效性,使专利权的资产评估难度加大。

曹司琪认为,专利权的性质导致了专利权质押融资具有一定难度,银行在提供专利质押贷款时通常非常谨慎,对于主体资格通常有一定限制,中小企业以专利作为质押物进行融资非常困难。

可见,银行在进行专利权贷款时要承担的风险很大,很考验银行的监管能力,银行通常不愿意去冒这个险,尤其是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在银行看来是十分没有保障的,若说中小企业融资难,那么中小企业质押融资是相当难。

无形资产评估、交易待提速

面对中小企业融资难的现实,作为资金密集型且面临绿色发展、转型升级压力的建材企业,更应多方筹措资金,尤其要盘活企业手中“闲置”的无形资产,加强实体经济与金融经济的对接。

专利权质押贷款并不是无解之题,要让沉睡的“僵尸专利”充分动起来,黄铜金主任的建议是,首先应完善专利权交易市场规则,大力搞活专利权的交易;其次是建立健全专利权的评估体系,降低评估成本,提高权利变现能力。

曹司琪则提到,专利权资本化需要得到法律的推动、政策的扶持以及融资方式的创新从而建立一种风险分担机制。政府在无形资产资本化中一定要起到重要的作用,比如由政府设立担保机构提供反担保,政府设立信用管理机制,对于具有高信用的企业进行反担保,设立专门的资产评估机构使得无形资产价值的评估得到保障。完善知识产权交易市场,从而加强知识产权的流通性。建立政策性保险机构,该保险机构对于银行承担一定的保险义务。

银行要完善其监管制度,健全其贯穿于贷前审查、合同签订、贷后管理和不良处理等各个环节的风险控制以使贷款风险降低。银行应担负起一定的责任,作为贷款业务的受益方之一,要为此承担一定的风险促进融资方式的创新。以专利权为例,比如引导专利权质押与风险投资结合。专利权具有高风险性、高收益性的特点,其特点完全符合风险投资的要求,从世界范围来看风险投资在知识产权融资中起到了十分重大的作用,然而在我国金融市场尚不发达的情况下,不宜过快全部依靠市场,但如果将知识产权质押融资与风险投资相结合应当会起到一定的效果。例如,进行专利质押的同时约定质权人可以获得因专利权而产生的收益的百分比。高风险高收益符合市场规律,应当可以尝试。但这需要相关立法的跟进,政策的扶持,市场监管力度的加大。

目前,长沙、天津、上海、北京等地的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已经走在了全国前列。2012年全国知识产权质押融资金额首破百亿元,达14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6.7%,涉及专利数量3399件,同比增长74%。

到今年年初,国家知识产权局已在全国28个地区开展知识产权质押融资试点、投融资服务试点及创建国家知识产权投融资综合试验区,其中24个地区人民政府相继制定并出台了本地区鼓励和促进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管理办法及实施意见。

7月30日,全国首家知识产权服务业联盟在中关村示范区成立,53家知识产权服务机构成为中关村知识产权服务业联盟首批成员单位。同日,北京市知识产权局与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北京银行、光大银行、交通银行、民生银行、华夏银行7家银行签署合作协议,中关村企业未来三年将享受总授信额度达260亿元的融资服务。

新一轮金融改革的号角已经吹起,建材企业应闻声而动,积极拓展融资渠道,打造新材料发展“升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