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成功案例

品源2017年度经典案例说“法”之被告的“绝处逢生”

  被告在专利侵权诉讼一审中败诉且一次无效宣告请求抗辩失败,被告该如何在二审不侵权抗辩实体认定方面绝地反击?现以品源2017年度代理的昆山雷人机械设备科技有限公司专利侵权诉讼二审为例浅析。(案号:(2017)苏05民初终971号)
  一、案情关键时间节点汇梳理:
MetInfo enterprise content manager system | MetInfo CMS
  二、案件处理实体层面关键点论述简析:(绝处逢生之术)
MetInfo enterprise content manager system | MetInfo CMS
MetInfo enterprise content manager system | MetInfo CMS
  三、策略浅析及建议
  被告在收到的法院应诉通知书中明确规定:在收到起诉状副本后15日内向法院递交答辩状。这一点直接引出被告的如下行为:
  被告会在仓促的时间内找一位律师开展法院应诉工作,该律师在接受委托案件之后由于时间与精力的限制,加上在案件处理期间被告的催促,应诉策略考虑以及答辩状撰写的质量会有一定的影响。在前期诉讼准备上,由于原告代理机构准备工作较为充分,若被告代理机构准备的时间较为紧迫,具体代理律师初步接触该案件时,其选择的处理方式均为一般化应诉举措,或者基于已收到起诉状而开展工作。
  上述一般化的应对举措包含被告申请涉案专利无效宣告请求抗辩,由于被告是初次接触该程序,对于启动无效请求程序需投入的成本以及带来的后果,往往是被告无法合理预计的,被告计划投入的成本是有限的,其代理机构投入的专业资源亦是十分有限的,这样无效程序败诉的风险必然会增加。如上述案例所述,法院在收到被告申请无效程序败诉的决定后一个月内当即下判决,后期的法律地位对于被告极为不利。
 
  综述,我们形成如下三点简要的建议:
  1、明确启动无效程序的目的比盲目启动无效更重要。
  启动无效的第一目标是拖延法院审理此案的周期,从而被告可以拥有较为充沛的时间和机会与原告在法院或商业方面交涉。第二目标即是所谓的“釜底抽薪”之计,但该计策的难度较大,如在没有检索到较为有力的无效证据情况下,建议被告还是要把专利无效程序放在次要位置。
  2、从法律与商业的角度评估应诉事宜。
  被告在收到起诉状后,先从案件实体对抗的角度客观评估法院应诉工作的重心,再从商业角度分析对方发起此场诉讼的商业目的,较为客观评估下对方想得到的利益,判断出诉讼程序对抗双方寻求的利益均衡点。基于此两点,再确定有无必要答辩以及选择什么样的代理机构启动答辩事宜,而不是以偏概全的因答辩而答辩。
  3、被告在法律地位上极为不利,该怎么办?
  被告在法律地位极为不利情况下,被告无需过于胆战心惊,法律案件胜诉或败诉的可能都存在,被告应理性的评估下造成目前法律地位不利的因素,比如是现代理机构专业程度存在质疑,或者该审级法院在认定方面存在瑕疵,或者现代理机构在应诉思路上有有待补充或修正。例如上述案例,被告在申请无效失败,一审法院裁定极为不利之情况下,仍然认可品源的专业实力,品源团队在二审程序中补充与强化了不侵权理由,重新梳理了不侵权之逻辑,巩固与强化了被告在不侵权抗辩中的优势地位,二审法院最终全面支持了品源团队的观点。
 
文章来源:北京市品源律师事务所  高超